x

P2P头部平台之“死”

分类:热点观察| 作者:新金融洛书| 2019-07-15 11:53:51| 18058人阅读
摘要
7月初,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办召开的P2P风险整治半年总结内容曝光,对P2P的监管不再见“备案”二字,只有“监管试点”一提了。

7月初,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办召开的P2P风险整治半年总结内容曝光,对P2P的监管不再见“备案”二字,只有“监管试点”一提了。

12年网贷正名之路,又添加了不确定性,在笔者看来,“备案”是行业高考,分数达标者都可“升学”,而监管试点像知青返城,来自监管之眼能动性更大、更严格。如果说此前监管的思路是“以备促退”,那么当前“以试点促退”将更为猛烈。

回望2013年互联网金融崛起的大潮中,当无数创业者在因为余额宝激发的互联网金融投资觉醒而涌进P2P行业时,他们大概谁也难以想象P2P网贷行业会像今天这般死伤惨烈。

真正重伤P2P行业的,是头部平台之死,与“擒贼先擒王”一样,它让P2P从业者失去情感依赖、投资者失去信心,行业失去重心。

1、红岭创投:草根金融的败退

3月23日一早,仍未上线银行资金存管P2P平台红岭创投再次宣布清盘红岭创投创始人周世平告诉“新金融洛书”,红岭创投仍在按照两年前公布的转型计划推进中。

红岭控股两年前的布局集中于四大块:产业金融、创新投行、资产管理财富管理,并以红岭控股品牌对外。

红岭创投的初步清盘方案是,2019年线上存量规模降低50亿元,2020年平台线上存量规模降低80亿元,2021年12月底平台线上存量规模清理完毕,未到期部分债权由红岭控股全额收购;旗下投资宝平台全面转型线下私募;亿钱贷继续保留并争取备案。

“否则,红岭创投的清盘就没有寄。”周世平曾对新金融洛书说。

不过,仅仅不到20天后,红岭创投出现兑付困难,公布了兑付方案,并一面开启催收不良资产处置请收。

从2009年上线,运营10年的红岭创投大多数时间里以大标著称,曾遭受数次亿元级借款违约,红岭创投期间都表现出悲怆的英雄主义兜底行为,获得了投资人盛赞,但这些兜底的坏账后遗症,拖垮了红岭创投。

在网贷行业,净值标刚性兑付都是红岭创投最先开始玩的,但这两样都在监管12年的摸索之路中均被否定,红岭创投也最终被大额坏账的泥潭里拖住无法自拔。

红岭创投的悲剧,更像是中国草根金融里悲怆的英雄主义缩影,但却并没有法制环境的“加持”,在极差的信用体系、极小的违法成本下,和监管犹豫不决的环境里,最终成为一个悲剧。

2、团贷网投机游戏者的悲剧

3月28日,东莞公安局公告“团贷网实控人唐某、张某主动投案”,让221952团贷网投资人揪起心来。这家曾经的巨型P2P平台进入立案侦查阶段。

团贷网是华南地区和整个中国网贷行业数得上号的P2P平台,交易规模排在已宣布清盘的红岭创投之后,累计成交额达到1307亿元,待还余额145亿元。

团贷网前后共完成四轮融资共计25.25亿元,其中B轮2亿融资由九鼎投资领投,巨人投资、久奕投资和沈宁晨等跟投;C轮3.75亿融资由宏商光影领投1亿;D轮是民生资本领投、盈生创新等参投的18亿元。

唐军是一个资本运作的“能手”,今年1月19日前后,通过间接股东变动,唐军实控了上市公司鸿特科技。团贷网在近几年里的股权变更错综复杂,和上市公司的合作关系也难以辨别。

团贷网的悲剧实际上是过去12年里网贷乱象的一种,它们或假标、或资金池,或自融,或资金与期限错配,不同的是暴的先后,有资金实力的多撑一会,没资金实力的就早死早跑路

这种高风险运营的策略,成了过去12年里P2P死亡的主要原因,也将是未来一到两年P2P监管大潮中出局的导火索。

3、信而富:精英金融的终局

6月中下旬,2010年开始涉足网贷业务的信而富宣布将退出网贷行业,转型助贷——这一业务也是2015年以来信而富的主要业务之一。

信而富的计划是与Hongkong Outjoy Education Technology Co.,Ltd.共同成立信而富下属新的运营公司,成为以机构资金为放款主体的助贷平台,不会使用个人的出借资金。并以其现有的借款人基础和技术,为机构投资者提供从短期贷款到分期贷款的完整系列助贷服务。

信而富是典型的“精英金融”,信而富CEO王征宇是美国芝加哥伊利诺伊大学统计学博士,曾在美国长期从事消费信贷管理,负责控制风险,提高价值综合策略的制定,但这些经历和专业的背景,并未让信而富在P2P网贷行业走到备案之后,而是倒在了备案前夕。

过去多年里,信而富一直走的低利率、高成本的路子,寄希望于形成规模效应后停止高成本投入所带来的利润溢价,这使得它从2015年至2018年间,分别亏损了3000万美元、3300万美元、3680万美元、2.43亿元,亏损呈逐步扩大的趋势。

信而富P2P网贷业务的退败,还有一个原因是监管政策不明,这一原因也造成了事实上运营成本高升,信而富曾在财报中的解释,针对管理费用予以增加,主要是为筹备备案有关的非经常性费用,以及支持现金消费类借贷业务增长。

信而富退出P2P网贷行业,可以视为精英金融和理想主义者的败退。

4、P2P不确定风险仍未解决

从红岭创投到团贷网、信而富,P2P网贷行业头部平台的败退,源于很多仍未解决风险与难题,P2P行业不确定性风险上,如回款过程中“资金池”现象。尽管P2P平台在投资过程中已通过银行资金存管归集投资人资金并发放资金于借款人,但许多平台仍在借款人的回款过程中利用了“资金池”掌控了资金的支配权。

新金融洛书曾论述过假自动投标之名、行资金池与资金错配之实的“逾期债权自动投标骗局”。这一模式的原理是:以自动投标工具的隐蔽性,将已产生的逾期债权,自动转让给平台其他用户,这个骗局随着新进入用户的增加、逾期债权的增多,导致平台资产质量的逐渐恶化,而逐渐崩盘。

笔者曾向一位前某P2P平台CEO请教,而他的预估更悲观:“100%的有自动投标工具的平台都这么干!”一个借贷余额100亿而濒临爆雷的P2P平台,其用户手上的债权极有可能大多数都是逾期债权。

4月初流出的P2P备案方案已经禁止了“自动投标”,这正有可能是监管在调研摸排后,发现了自动投标工具所带来的风险问题严重性。而不让自动投标,限制债转次数,可以逼平台充分暴露风险。

存量的800多家P2P平台中,有多少家正在这击鼓传花的骗局中岌岌可危?

排雷,要么引爆、要么拆解。后者更考量智慧。只是,遭殃的总是出借人

5、网贷迷思

在监管掉队和即便监管进场的过去12年里,无数P2P投资人沦为了行业合规、乱象丛生路上的炮灰。

新金融洛书曾指出过,P2P行业最大的问题之一,在于缺少一个风险缓释机制。一旦行业爆雷,巨大的财产损失就将投资人引向街头。

过去几年,多数P2P平台一直是实际上的非存款类放贷组织,也是事实上的小贷放贷者。

2016年以前,因为资金池模式的普遍存在,多数网贷平台做的都是信用中介的活,有实际上的网络小贷角色。

从经验来看,P2P如果纯粹行信息中介之实,在次级资产的酱缸里,投资人会死得很惨。而如果行信用中介之实,行业可能死的更惨。

激发监管思路与原则明确的,是P2P的一系列风险和群体性事件,在4月份流出的P2P网贷备案工作方案里,20万投资限额,最明摆的逻辑是解决P2P风险的“涉众”性,已可见明显风险缓释制度安排。

对P2P行业来说,“监管试点”是一道心里上的坎,因为试点不代表备案,要走的路还很长。

未来两年,行业变迁,平台阵痛,投资人仍是炮灰。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APP 广告图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推荐阅读
  • 热 点
  • 行 业
  • 政 策
  • 平 台
  • 研究数据
  • 理 财
  • 互联网金融
                热帖排行

                相关推荐:

                1/1